CamelliaBLACK

笔名/圈名统一滑而不腻小毒蛇,但是可以叫我程曲。
花心毒蛇静候篱归。

荷兰弟生贺(文艺版)

*ooc

*车

*会被荷兰弟打死系列

睡梦之间,Peter Parker浮沉于终年凌乱的梦境中,梦境里有哀嚎有血泪,还有他最爱的人化成的风沙。
但他一直都清醒地知道,这不是真的,因为爱人此刻就在身畔,肌肤相触,踏踏实实。

忽然身边一空,然后在这梦境里突然出现一道混浊的光。红黑色,混沌又暗沉,但是扎眼。
大概知道是Tony拉开了窗帘,明明已经苏醒,Peter还是坚定地继续闭着眼,能赖床就赖床才是真男人。

然后他就被Tony吻醒了。

鬼哭狼嚎的幻境化作眼前发光的人形——像是天使。

然而天使毫不留情地伸手拍拍他流满口水的面颊——他感觉到干涸的口水使脸皮变得僵僵的。
天使说:“你这种一边流口水一边说梦话的超能力,时常让我想起家庭煮夫Steve养的那条可爱过头的巴哥。”
Steve和吧唧在一起之后就专职在家做做家务烧烧菜,还养了一只会呜呜叫的蠢巴哥。

哦,据说那只巴哥睡觉会一边流口水一边可爱地扭动。

天使侧开身子,给他看了看那扇充满热情阳光的窗户,然后正回来严肃地说:“太阳晒屁屁了,小Peter。”
Peter后知后觉地微微抬头,强忍着再睡过去的欲望,看见小Peter正精神蓬勃地亲吻太阳。

Peter选择放弃治疗。
所以他把头砸回枕头上,哀怨地叫道:“Sorry,Mr.Stark,但我真的很想再睡一会儿。”
Tony歪着头看他一会儿,忽然说:“你知道吗,你这个样子很有艺术感 ,让人……很想把你烤一烤,撒点孜然。鲜嫩小羊羔。”
依旧是板着脸,满脸吃米其林三星般的严肃感,而且他视线停留的地方……Peter汗毛林立,一窜而起:“我醒了。”
Tony:“Good boy.我刚刚还在想如果你的身体醒了,而你的大脑还睡着我该怎么……噢,我已经想到了。”
Peter:“?”

然后天真瞪着大眼睛抬着头看Mr.Stark的一团Peter就得到了早安礼。
这是非常传统的早安礼,传教士对此津津乐道,虽然对韧带的要求略为严苛,但Peter完全可以轻松handle。
尽管全程Peter都在弱弱的尝试用“Mr.Stark”这个称呼唤醒这个男人的良知,但是反而让身体里的男人更加禽兽了。
天使带他去天堂逛了一圈之后,带着他一路俯冲,Peter在极度奢靡的失重感里,听见男人说:“生日快乐,小朋友。”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