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lliaBLACK

笔名/圈名统一滑而不腻小毒蛇,但是可以叫我程曲。
花心毒蛇静候篱归。

【祭文】终有一日,再复相见。

(记不太清细节,可能有偏差。文笔糙。)

一·锤基
Thor一直以来都自以为不了解自己的弟弟,尤其是当Loki又一次反戈的时候。但是看到弟弟手心里的刀,他忽然好恨自己,恨自己这么了解自己的弟弟,以至于已经知道他接下来的动作,甚至知道了结局。
他拼命地挣扎,铁扎入口腔带着冰冷冷的血味道,血的温度在此刻显得尤为多余。
他听到Loki说:“作为……阿斯嘉德的正统继承人。”,然后用那双永恒的绿眸深深看进自己无限心痛、残破的双眼,继续道,“奥丁之子。”

那一刻Thor的恐惧到达了尖峰。

舌头几次顶住上颚,铁也如影随形地抵制住舌头的动作,那个小小的平凡的单音节却怎么也发不出来——铁已经抵入深喉。

Loki一刀扎了上去。

Thor目眦欲裂,他是那么恨自己的无力,并不是第一次,却没有一次是这么想因为自己的无力而杀了自己。
他听到最后一刻,Loki用最后的力气传过来的残破音节。

……Love you as my life,my Thor.

二·铁虫
Tony不是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可是这样的方式,他不接受。
在这个抛硬币一样的死亡选择里,没有选择余地,没有挣扎的办法。
可是……怎么也不应该是他啊。
Peter还只是个孩子。他还只是个孩子。

“Mr.Stark,我……我感觉有些难受。”Peter的声音里有强忍住的哭腔,“我还不想死……”
Tony的大脑一下子空白了,他已经看见了,少年的手臂开始化作灰尘。
第一时间他试图把所有可能的救治方法过一遍,但是刚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用的。
只能尽可能地平静张口:“没事的,会没事的。”
可是连自己都不相信。

少年忽然身体一歪,可以想象到他的知觉和力气都在不受控制地流逝,Tony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他,比想象中更沉一点。
Peter的身体在发抖,手足无措地用力,有点过紧,但是很快就松成温柔的力度,不是他不再害怕……而很可能,是他没法用力了。
Tony急忙紧紧回抱住他,怀里的少年总是看起来很坚强,看起来又很脆弱,但其实是实实在在的一个接近成年的男孩,有肌肉,很可爱。
怀里的身躯却在一点一点变得空虚,一点一点变轻,触觉一寸一寸消失的感觉从肩上爬过,可怕得让人想要发抖。
少年渐渐松开了自己,脸上的恐惧少了一些,却开始涌现出不应该属于他的死人的平静。
把虚弱的Peter尽可能轻稳地放在地上,与他保持着稳定的视线接触,小猫一样的男孩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指,无措又害怕的眼神望住自己,好像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连胸口的战衣也开始化尘。
Tony忍住内心的无力感,反握住少年的手,把手贴在自己胸口。
“谢谢你……Mr.Stark。”
似乎是幻觉般的声音在耳边拂过,少年缓缓化作尘烟,似乎从未存在过。

“再见啦。”

三·重逢

重逢的故事存在于未来。

终有一日,再复相见。

评论(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