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lliaBLACK

致一切美丽不朽、万劫不变和始终如一的。

捡到一只讨命鬼(6)(薛魏邪教)

  魏无羡x薛洋
  年上。
  小可爱安利的师徒梗。
  
  
  ooc。
  
 (这是最后一刀,请大家乐观吃下。)
  
  小小的薛成美曾两次见过天神。
  一次是他被父母弃于门外,门内是一片杂乱之声,大约是父亲又打了母亲,母亲的头撞到了桌边上,发出一声闷响。
  而昨天早上直到今天,薛成美没吃过一口饭。
  他还只是个孩子,耐不住饿。
  
  几乎是追随着本能去寻食,却晕倒在了市集,像个被丢弃的破布娃娃。
  再醒过来,一身白衣的少年站在面前,赠予他一桌的美食,不是什么稀罕物,几块肉沫,几个馒头并咸菜,对薛成美来说却已经是天物。
  白衣少年耐心地等他吃完,眼里满是心疼,然后才同他说,自己叫孟瑶,要去江南寻父,路过此地。他已经了解他的家事,如果有一天他受不了这样的家,可以来兰陵金氏找他。
  小薛成美其实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又在提及谁的名字,只知道傻傻地点头,看起来十分地懂罢了。
  临走之前,孟瑶给了他一颗糖,那是薛成美第一次吃到糖,也从此一辈子爱上了甜食。
  
  另一次,是他遇到黑衣的魏无羡。
  这人不要脸,这是他对魏无羡的第一印象。
  
  这人相当不要脸,这是他对魏无羡一辈子的印象。
  尤其是被他死死抱了一夜的时候,他真是讨厌这个人到了极限。
  多管闲事,祝你早死。他这么在心里念叨了一夜。
  然后,金衣的孟瑶却忽然从他身边经过了。
  孟瑶一停住脚步,薛成美就知道,原来这个人是在找他,居然还有人会在意他,来找他。
  孟瑶迅速了解了现下的情况,先说,不要再叫我孟瑶哥哥,要叫我金光瑶,我以后要做家主。然后又说,这个抱着你的魏无羡,有前途,你跟着他,可以过得很好。他心肠软,嘴皮子硬贱,你只要死皮赖脸,他就甩不了你。
  然后,亲口为他编了两个理由,一个是被改了名字,另一个就是收他为徒。薛洋这个名字金光瑶想了很久,成美这二字也是他解释的。那一刻薛洋简直觉得,为这个人付出生命也没有关系。
  所以他真的那么说了,魏无羡居然也真的相信了。和魏无羡相处几个月,薛洋发现魏无羡确实是个老好人,嘴皮子又硬又贱是真,真心关心自己也是真。最后那一句等我回来,感动一半,愧疚一半,是很分明的。
  可是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害人精的呢。
  金家相见时看见他失望的眼神的那一瞬间?“清理”后被他救下 ,暗中照顾陪伴两年?还是血洗不夜天被自己救走之后他那令人心碎的沉寂?抑或是,临围剿前一日,偷跑出来为自己奏的那一曲《望君归》?
  ……还是,得知他于乱葬岗粉身碎骨之时,自己守着乱葬岗的门,跪了三天三夜?
  薛洋这十三载沉溺酒色,活在黑暗之中。从来没有哪一刻是不寂寞的,只有想到魏无羡的时候,压在骨头上的沉重才会轻上一分。
  他也早就知道了,那个夺去他小指的常家人,其实是金光瑶暗中安排的,为的是彻底灭绝他的希望,让他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能,为金光瑶效劳。
  
  现在他谁也不信了,满意了么?
  
  恨也没有了,爱也没有了,可真是讽刺。
  
  忽然出现的快慰把薛洋拉回了现实。
  魏无羡强忍着疼痛,自己上下蹭动,背后的撕裂痛与自我掌控的快乐交织着,混杂出奇异的舒适感。舒适感层层叠加,居然越攀越高。
  薛洋挑挑眉,十分配合地加快了速度、调整了技巧,渐渐把魏无羡送上云端,抑制不住地发出媚声。薛洋也几近极限,终于在魏无羡的夹缩中送了出去。
  脑中一片空白,薛洋忽然觉得,这辈子苦痛了这么久,能有这么一段,也值了。
  
  于是拥着腿软的魏无羡,两个人忽然倒作一团,恍如回到那夜,只是更加胜过那夜,因为彼此相拥而眠。
  
  魏无羡忽然哼哼道:“你走吧。”
  薛洋嘻道:“我不走,就是你踹我我也不走。”
  魏无羡果真踹了他一脚,软绵绵的,还挺舒服。
  魏无羡又道:“我认真的。现在金家四处搜寻你的痕迹,我们俩要是一起暴露了,那是苦命鸳鸯,一死一双。”
  薛洋却笑得更开心了,虎牙都露了出来:“那就死呗。和你一块儿死,那是做鬼也风流。”
  魏无羡白他一眼:“我好不容易活过来,可不想再死一次。”
  薛洋哼哼道:“好好好,不死不死。保你长命百岁。”
  魏无羡又看他两眼,才闭上眼睛,居然一觉就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什么人也没有了。
  魏无羡摇摇头叹口气,却忽然心上一紧。
  
  然而消息却已传遍千家,今日仙家的头等喜事,是大恶人薛洋自投罗网,当众自残放血而亡。
  而夷陵老祖,平白洗去一身罪名,忽成千秋烈士。
  只是传闻有人曾在一座无名山上看见他在立坟,一座丑巴巴的土堆子上插了一把好剑,以陈倩奏一曲《望君归》,便折笛弃乐。
  从此再未有人见过夷陵老祖,传闻他隐入了山林,但大约还是死了吧。

溜了溜了。
还有三个番外  一个是瑶妹自述  一个是乱葬岗围剿之夜还有一个是“清理”后的两年。可能巨短可能巨长 _(°:з」∠)_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