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lliaBLACK

笔名/圈名统一滑而不腻小毒蛇,但是可以叫我程曲。
花心毒蛇静候篱归。

捡到一只讨命鬼(4)(薛魏邪教)

  魏无羡x薛洋
  年上。
  小可爱安利的师徒梗。
  
  
  ooc。

(后面一节是肉是肉。本来肉和这段不分家  但是我觉得有点太长,所以先发这段_(°:з」∠)_)

  薛洋实在是个缺少童年的孩子,走在街头看什么都有趣,但是似乎藏着什么心事,全程一言不发。
  魏无羡偷偷瞄了他好几眼,终于忍不住开口:“桂花糕吃吗,给你买一块?”
  薛洋:“太干。”
  
  魏无羡心道:看不出来您还是位祖宗!怪不得瘦成这样。
  
  本以为这就是对话的结束了 ,薛洋却不是这么想的,反而被勾起了说话的兴趣,张口道:“师父,糖葫芦是什么味道?”
  魏无羡被绊了一下:“别……别叫我师父。”
  然后牵着他去买了两串糖葫芦,一串给他,一串塞进了自己嘴里。
  薛洋:“……”
  
  接下来的一路,薛洋又要了糖人糖画吹糖兔子、糖栗荔枝膏各式蜜饯蜜枣各一袋,还坐下吃了一碗糖渍红豆。
  魏无羡忧心忡忡地看了看他的小身板,觉得他很有胖的空间。
  
  忽然,在默不作声地啃糖人的薛洋含糊地同魏无羡道:“师父,你是不是很厉害。”
  魏无羡已经懒得再去纠正师父这个称呼,吃饱了心情不错,于是顺着答道:“是啊。做什么?”
  薛洋认真道:“我想要力量。”
  魏无羡也认真地看看他:“你身上才几两肉啊,长胖点再说这话。”
  
  薛洋:“……”
  
  虽然这样说了,但魏无羡还是把薛洋带在身边了。同江澄说了声要多留几日,江澄表示随你才不想管你。
  略微对着城外一片山岭摸了会儿下巴,魏无羡找了灵气最丰沛的一座,带着薛洋住了进去。山上赶巧有某位道友搭的茅棚,只不过人却不在了,魏无羡美滋滋地带人入住,还找到了一袋子米粉几小罐盐糖之类,感觉美滋滋。
  于是魏无羡和薛洋过上了幸福和睦没羞没臊的师徒生活。
  (其实是魏无羡被薛洋单方面欺凌的生活。)
  
  
  早上,被睡在里侧的薛洋踢下床。
  早饭,被薛洋抢走所有红豆馅的包子。
  上午,被薛洋逼着教他打架。不教就和魏无羡打架。
  午饭,被薛洋抢走所有的肉。
  下午,继续打架。
  晚饭,被薛洋用随便指着去做甜元宵,然后实在看不下去那个眼珠子大的元宵,又被用随便指着逼下山去买甜点。
  
  总结来说,真是甜甜蜜蜜。
  
  这样的日子居然持续了好几个月。
  
  直到江澄黑着脸找过来,揪着魏无羡的耳朵把他带了回去。
  魏无羡嘻嘻哈哈地挣扎,临走对薛洋喊了一句:“等我回来!”
  忽然觉得不对,这样简直是在祸害小孩子,自己这一回去,哪知道哪年还能回来,于是赶忙挣出江澄的掌控,跑回去道:“不,你还是跟我走吧。”
  薛洋却摇摇头。
  
  薛洋忽然一笑,露出两颗虎牙:“我想去金家,等我学成,等我来找你。”
  
  魏无羡欲言又止地望他一望,终于跟着江澄走了。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