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lliaBLACK

笔名/圈名统一滑而不腻小毒蛇,但是可以叫我程曲。
花心毒蛇静候篱归。

捡到一只讨命鬼(3)(薛魏邪教)

  魏无羡x薛洋
  年上。
  小可爱安利的师徒梗。
  
  
  ooc。
(饭后甜品。胡扯了胡扯了)
   

  魏无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肌肉挺僵硬,怀里一个苍白的少年,正生无可恋地望着可以看不见自己的方向,可能开始还固执地抬着脖子,后来干脆放下自尊,把下巴枕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像只被强行抓到怀里的猫。
  魏无羡略略一动,少年抬起头来用两只乌青的眼圈看了他一眼,就又回过头去躺下了,放弃挣扎。魏无羡却根本没空去注意到少年,因为他疼,全身都疼,感觉就像被十几个大汉轮奸了一夜,大概能体会以往听说的被强奸成破布娃娃的少女的心情了。
  魏无羡根本不知道自己醉了会做怎样的事情,所以对于自己不断把尝试偷偷溜走的薛成美强行扯回来并重新箍住越抱越紧的可恶行径毫不知情。
  “抱…抱歉。”松开少年,魏无羡强撑着把自己半支起来,想要扶一扶又昏又痛的头,一抬手手就抽筋了。
  ……
  可是少年却没爬起来,而是满脸麻木地从他身上滚到一旁继续躺尸,魏无羡迟疑地低头,忽然有点发慌:“我,我昨夜没对你做什么事……吧?”
  少年转头看他,忽然露出一个瘆人的微笑:“你确实没做什么,你只是帮我改了个名字,并且说,要收我为徒。”
  魏无羡有点想跑,可是因为肌肉酸痛,被迫做个宠辱不惊的美男子。
  嗯,魏无羡觉得自己梦游了,魏无羡确信自己是梦游了,魏无羡第一次有了自己会梦游好可怕的恐慌感。
  但是作为一个心大的男人,魏无羡的恐慌说忘就忘,甚至还对自己梦游时的行径燃起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他好奇道:“给你改了名字?改了什么名字?”
  “薛洋。”
  “薛……洋?”
  “你说你喜欢无边无际自由自在的东西。我就问你是海洋吗。然后你就睡过去了,醒过来就说,你就叫薛洋吧。”
  魏无羡对自己的野心感到忧心。
  
  魏无羡:“这……不太好吧?”
  薛洋乖巧道:“所以你还说,成美就当做我的字,好让我记得,成人之美。”
  魏无羡:“……好像不错。”
  
  继续问:“我……收你为徒??”
  薛成美,不,薛洋笃定地点头。

  忍不住掩嘴打了个哈欠,魏无羡心里大概明白现在的情况了。
  姓薛的小友不知为何改了主意,无论是撒谎也好,还是真的也好,他愿意改名字,说明他愿意放下了,这是件好事,至于其他都不重要。并且魏无羡觉得当下之急完全不在自己会不会梦游又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上。他的肚子空荡荡的,很饿。
  咬牙站起来,发现动一动之后好了很多,魏无羡强作端庄地向外走,然后身后传来薛洋颇带讽刺之意的声音:“师——父——”
  魏无羡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炸起来:“我不是你师父!”
  薛洋忽然沉默了,魏无羡等了半晌没等到他反咬,忽然回身,发现他像只受了委屈的小动物一样垂头站在原地,眼圈还有点发红。
  “不不不不是,我不是嫌弃你!我也只是个半吊子,教你就是害你啊!”魏无羡慌忙道。
  薛洋气若游丝道:“我知道的……师父你就是不要我了……”
  魏无羡:“不是不是不是!我……”
  薛洋:“我走了。”
  魏无羡彻底投降:“……别!”
  此时薛洋已经踏出了几步,瘦弱的身体摇摇晃晃,分明趔趄了一步,魏无羡忍不住伸手去扶他,于是薛洋回头,用受伤的眼神与他对视。
  半晌,魏无羡真的投降了,扶额道:“……你不要叫我师父,师父显老,真的。”
  然后放开薛洋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回头去看,薛洋还傻站在原地,魏无羡不情不愿地伸出手去:“过来啊。快走,我要饿死了。”
  薛洋把手轻轻放在他的掌心。
  
留了几个逻辑深坑  后面填x 
争做放心狗粮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