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lliaBLACK

致一切美丽不朽、万劫不变和始终如一的。

捡到一只讨命鬼(2)(薛魏邪教)

  魏无羡x薛洋
  年上。
  小可爱安利的师徒梗。
  
  ooc。

  七年前。
  魏无羡在街上买酒的时候,捡了个孩子。
  本来还在与酒肆的老板娘插科打诨,却忽然感觉身上有道寒凉的目光。
  回头一看,居然是个少年。
  见他回头也不跑,只是继续用小孩子所能有的最凶狠的目光,死死盯着他。
  
  魏无羡在脑子里过了一圈,确认自己没杀人放火,也没做什么伤风败德之事,于是走过去嘻嘻哈哈同少年搭话道:“这样盯着哥哥,是不是喜欢哥哥?”
  魏无羡的行为本已反常,少年只求更反常,不躲不逃,仰头对上魏无羡的目光,被这样调戏却愣都不愣一下,反而笑了。
  露出他惯有的两个小虎牙式笑容,少年忽然上前死死揪住魏无羡的衣襟,似乎是想拽起魏无羡,但碍于身高,只是把他的衣襟向下扯散了,他也没在意,就是继续邪气地笑着,问道:“是不是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子?”
  眼里戾气也随着这句话翻涌而出。
  
  魏无羡还是那副痞子样,笑着说:“可真是有趣,你可不也是个男人?”
  于是少年的脸更黑了。
  魏无羡嘻嘻一笑,忽然伸手拍拍他的头:“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说这样的话,但是你这样小小的年纪,应该更有活力一些才是。这样死气沉沉的,可真是让人心疼。”
  “心疼”二字却着实让少年抖了一抖。沉默着瞪大双眼,他忽然用看疯子的眼神削了魏无羡一眼,就闷头窜了出去。
  魏无羡摇着头笑笑,低头整理衣襟。
  
  旁边静观局势的众人这才接着做起手上的事。店小二颇八卦地凑过来道:“这位公子,我看你面生,是初来这里吧?”
  魏无羡笑眯眯地回答:“是来此处游玩。”
  店小二于是说:“刚刚那个,是我们这儿出了名的衰鬼,”左右看看,又凑近些,压着声音继续,“他……家里人死光了。”
  魏无羡皱了皱眉:“可否问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二又瞅瞅周围确实没人注意,才极尽洁简地同他道:“他爹,老薛,是这儿出名的酒鬼,他娘子虽然泼辣,但美貌也是远近闻名。但他偏偏放着美娘子不要,出去找什么青楼贱妓,还闹着要给她赎身。那薛夫人肯定不应,俩人天天吵架,小孩子哪还有人管?天天往门外一丢。”
  旁边客人招呼他:“小二!一坛老酒!”
  他忙回头应道:“嗳!马上就来!”
  还没忘记把话说完再走:“街坊是常常看见,小孩子被打的不像人样,据说薛夫人也是日日受苦。直到有一天,薛夫人被活活打死了。老薛也是喝得昏了头,这下就被薛夫人娘家人告了,掉了头,死了倒干净。小孩子才是活受罪的,乞丐一样,现在搞得阴阳怪气的,人不人鬼不鬼。”
  然后转身去给等到不耐烦的客人送酒了。
  
  
  魏无羡沉默半晌,又扯住另一个店小二问:“这老酒是什么酒?”
  店小二答:“是本店特色私酿,劲足醇香,公子来一坛?”
  魏无羡眼睛一亮。
  
  出店的时候,魏无羡身上多了两小坛酒,怀里抱了一坛,边走边喝一坛。
  出门走了两步,忽然看到繁华街道里黑咕隆咚的弄堂,感觉里面有什么很让人在意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居然转向走了过去。
  然后一道人影闪过,魏无羡吞下最后一口酒,撒腿就追。顺着弄堂七拐八拐,毕竟年纪大一些,也比少年更健壮,魏无羡还是跟上了,把手里喝空的酒坛子随手一丢,一把抓住了少年的手腕。
  刚刚的感觉应验了,少年确实一直在不远处盯着自己。
  本以为少年会像小猫被逮住一样死命挣扎,魏无羡都做好了忍痛割爱丢下酒坛来使用随便的准备了,结果少年又一次出乎了他的预料,反而安静了下来,抬起十分沉寂的目光对上他的眼。
  
  魏无羡看到一潭死水。
  
  心中一跳。
  
  仿佛觉得有一天自己也会是这样。
  
  “你叫什么名字?”
  他听见自己说。
  
  少年又盯他许久,最后说:“薛成美。”
   魏无羡久久不语,因为还是心悸不止。
  终于稳住,却又没什么好说的,最后叹口气说:“我知道你有很多恨和很多愤怒,但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坏人的。”
  少年眉毛一抽,嘴角又要往下挂,魏无羡看情势不对,连忙伸手拍拍少年的头顶,及时止住了嘴角下走的趋势,忽然灵光一闪道:“我给你改个名字,如果愿意的话,你以后就可以忘却过去,过更好的人生了。”
  少年呲出一口齐整的尖牙。
  “哎哎哎,别这样嘛。”魏无羡压下手狠劲揉了揉少年的头,成功揉出一个鸟窝。
  少年恨恨地瞪着他,小兽似的表情终于让他看起来像个正常的孩子。
  魏无羡几句话之间,又觉得口渴,干脆拍开本来是留下慢慢喝的老酒,倚着墙就地喝起来。
  很难得,我们酒池肉林里泡大的鸡王哦不千杯不醉魏酒鬼,居然感到一丝丝头晕,分明是酒的后劲要上来了。
  略扶着额头,说出来的话已经不过大脑了,直接是在痞笑着问少年:“来一口?酒可是个好东西。”
  
  少年抬眸看他,这回眼神挺清澈,伸手接过坛子,对嘴就是一大口。
  如果是后来的薛洋,一定会一口回绝并恨之入骨,可是此时的薛成美,居然就傻傻地相信了魏无羡。
  然后他的表情就变得很奇妙了。
  先是后知后觉意识到酒是自己多么憎恨的东西,所以又愤恨地抬眼看着魏无羡,然后酒水穿肠过,包着他无法适应的怪味道火辣辣地又往上涌,顿时小脸皱成一团,眉眼间凶光更甚。
  然而魏无羡早夺回坛子闷了剩下的大半坛子,所以不等薛成美体会到回味的酒香并做出什么反应,魏无羡已经彻底醉了。
  并且,刚刚还像模像样地扶额站着的魏无羡,忽然就盘到了薛成美的身子上,像条蛇一样,抱着就不撒手了。
  薛成美眉间露出厌恶之色,挣扎几下却全然无用,魏无羡已经完全睡着了。咬了会儿下唇,薛成美忽然向后一撞,垫在魏无羡身上狠狠摔在了地上。
  即使是隔着一层肉身,薛成美都能感受到骨骼被震得麻苏酸胀,魏无羡却全然没醒,只是皱了皱眉,抬腿,彻底箍住了少年。
  薛成美望天。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