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lliaBLACK

笔名/圈名统一滑而不腻小毒蛇,但是可以叫我程曲。
花心毒蛇静候篱归。

捡到一只讨命鬼(1)(邪教cp组合)

  魏无羡x薛洋
  年上。
  小可爱安利的师徒梗。
  
  
  ooc。
  
  
  就着手上那个已经喝掉一大半的酒坛子,魏无羡又给自己倒进去一口酒,再仰着脖子等待片刻,最后几滴酒却迟迟不肯下来,卡在凹窝子里卡得很欢。
  可是却没有时间等下去了,因为一把戾气的长剑已经迅疾地就着某一点把酒坛子挑飞,并且十万分稳当且不急不缓地,重新定回指在魏无羡的喉结之上。
  
  降灾。
  
  一边“咕咚”咽下那口酒,魏无羡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眼睁睁看着那个亲切的酒坛子呈抛物线状从头皮上擦了过去,那口顽强的酒顿时乐颠颠地溜了出来,正好淋在魏公子的头顶心。
  作孽作孽,还有几滴直接滑落下来,其中最亮眼的一滴直直挂在魏无羡的右睫上,不肯走了。
  顶着湿漉漉的睫毛和因为几欲到来的眼睛进酒的刺痛而滋生的恐慌,魏无羡忍不住闭紧右眼,连带着抬手,几欲撞上降灾的时候,薛洋手一抖,剑偏了,魏公子逃过一劫。
  魏公子毫无知觉地用完好无损的手揉起眼睛,一边无辜地问:“洋洋……”
  降灾又前进了一寸。
  魏无羡咽口口水:“……薛公子,你有没有手巾。”
  薛洋:“……”
  看见薛洋眯起眼,本以为是没有了,一方白帕却已经砸在了脸上。
  
  接下来的一刻钟,薛洋就尴尬地举着剑,看魏无羡把右眼擦成兔子眼。
  
  “你手……麻不麻?”魏无羡试探着开口。

  然后忽然自说自话地拿起腰间的陈情,凑到嘴边。
  看见薛洋只是眯了眯眼,魏无羡继续吹出几个音节,却看见对面少年猛然一抖,恶狠狠地咬牙道:
  “我能用这只麻了的手,把你和你的破笛子雕成一朵萝卜花,信不信?”
  “……”魏无羡只能扑棱着兔子眼,委屈巴巴地看着薛洋,把陈情讪讪地藏到背后。
  
  只是薛洋顿了顿,居然把剑放下了。
  换成少了根小指的左手,恶狠狠地掐住魏无羡的下巴,他忽然笑了。
  露着可爱的虎牙,脸上的表情却全是厌恨之色,他凑近一些开口:“是时候把账算一算了,亲爱的 师 父 。”
 
(已存稿3500+ 不坑  人格担保。)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