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lliaBLACK

笔名/圈名统一滑而不腻小毒蛇,但是可以叫我程曲。
花心毒蛇静候篱归。

美人成双

  见鬼去吧命运的相遇!

  去你妈的命运的相遇!!!

  两位小姐姐面面相觑,心里十分默契地在同步骂娘。

  各自怀着的一点点侥幸,更加是被两人相同的预约桌号给烧得精光。

  艹!!!

  长发小姐姐耳边还回荡着母亲八卦又兴奋的声音:“儿子啊,妈这回给你找到一可爱姑娘,姑娘还古道热肠,给妈妈指路,就是嗓子粗了点儿,其他都挺好,人善心美,收入工作都很好。”

  长发小姐姐千真万确是位女装大佬。
  对于相亲以死相拒,是他坚定的信念。
  所以,他偷偷地,女装了。

  短发小姐姐更加千真万确是位女装大佬。
  对于相亲来者不拒,也是他坚定的信念。
  所以,他坚定地,继续女装了。

  
  但是两个人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尴尬死对方,肉麻死自己,清白的单身狗身份不能丢。

  现在这目的似乎达到了,但是达到地……有那么一点点偏差。
  长发女先开口了:“表,表哥……你换发型了。”
  短发女爱抚地摸摸自己闷青亚麻灰的真发,回答:“亲爱的表弟,你的黑长直也挺性感的。”
  
  长发女假装没听出来讽刺味道,热络地继续套近乎:“嘿嘿,表哥你的桃花妆画得真好,我一直羡慕表哥的杏眼,天生就像女孩子。”
  短发女冷笑回答:“找揍吗还叫我表哥。”
  长发女听见指节按响的“硌哒”声,咽了口口水改口:“姐……姐姐,你的口红色号真好,这是什么颜色的。”
  短发女:“阿玛尼CC203。”
  长发女:“啊?”
  短发女:“……暖橙咖。”
  长发女:“啊??”
  短发女:“……”想揍人。

  过了半天,短发女尽量端庄地问:“谁给你化的妆,姑妈?”
  长发女:“我化的,是不是很厉害。”
  短发女扶额:怪不得这样惨烈……
  也亏得自己还能认出来他,这脸夜店妆,他还真特么不想认这个表弟……
  短发女继续扶额:“我跟你去厕所把你这妆洗了,我给你化好,你别再来烦我成吗?”
  黑长直委屈巴巴地乖巧点头:“……好,好的。”
  化妆技术被嫌弃了……

  
  在女厕所理直气壮地霸占了洗手台,短发女把头发挽至耳后,卷卷袖口,开干了。
  强忍着把表弟按到水池里刷一刷的想法,短发女尽量温和地用卸妆棉一点点地卸着,先把那团乱七八糟的粉红唇妆洗了,五张棉卒;再把那无意留白的粗眼线擦了,又是五张棉卒;最后是那一脸超厚的粉……呕,他要吐了。
  还好,表弟底子白净,居然不错。
  唇形也很好看,怎么就给他糟蹋成那样。
  还是桃花眼,生生给他自己涂成死鱼眼。
  
  呕。

  从包里拿出一个一个表弟前所未见的精致小盒子,在表弟亮晶晶的星星眼注视下,他不自觉地开始一边化一边讲解,一位专业美妆博主的高素质和高素养上身,于是忽然温柔。
  
  在表弟崇拜的眼神里,镜子里的少年脸渐渐柔和,眼妆是圆梦桃花妆,眼角泛红,楚楚可怜。
  黑长直:“哇——我真娘!”
  然后骚扰表哥:“表哥,我看美妆视频里说要贴双眼皮贴,你为什么不给我贴啊?”
 
  艹,短发女心里骂了句。
  
  抬手狠劲戳戳他的脑门,直接骂上:“看看看!就晓得看!学的什么鬼玩意儿!糟蹋一张好脸!”
  黑长直噤声了。
  短发女又耐下性子画完了眉毛,才重新回到心如止水的境界,舒了口气絮絮念起来:“你双眼皮本来就好看,没必要一定去贴,反而闭眼之后不自然。”
  黑长直感动至极,巴巴地小狗一样看他。
短发女斜他一眼:“别看我。再看我我又要气了。”
  黑长直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

  画完眉毛,按短发女的习惯会先打侧影,所以黑长直经历了最奇妙的一步化妆术,眼睛瞪得溜圆,眼睁睁看着自己脸越发立体,并且,个别棱角柔化之后更像小姑娘了。
  “哇——”黑长直只剩下了惊叹。

  下一步是唇妆。

  短发女虚捏着下巴思量一会儿,忽然给他把眼角加深了些,带了带眼妆,从桃红的眼角成了大红偏深。
  然后,掏出一根姨妈色,毫不犹豫地给他涂了一嘴。
  临时意外忘带唇线笔了,不过边也不是那么不光滑,能看。

  再把黑长直捋捋,遮住侧脸和颧骨进一步柔化线条。
  
  好,妖艳贱货大姐大,产生了。

  短发女得意地笑着欣赏自己的作品,耳边又有一丝头发溜了出来,表弟巴巴地给他挽上,十分崇拜着迷地抬头盯着他看。

  表弟忽然:“表哥,收我为徒吧!!”
  
  短发女表情凝固了,身体一僵。
  
  表弟还算伶俐地改口:“表,表姐,收我做你的关门弟子吧!!!!我想学伪娘之术!!!!”
  
  短发女:“……”
  表弟:“这样舅妈就不会催你相亲了。”
  短发女:“……你?”
  表弟:“我可以假装是你女朋友。”
  短发女:“那姑妈可不得老年喜得女,还是个二十七的老女儿。”
  ……而且之前那句是被你气的,你接话接个鬼。
  表弟:“……那换一下,你做我女朋友吧?”
  
  短发女:“……”真想揍他。
  
  表弟:“同意的话我给你做模特,免费的。”
  短发女:“……”好像这条还不错。
  表弟:“……我家还包吃住。”
  
  短发女在脑子里思考了下姑妈那缺心眼又包容性很好的性格,觉得这条大约也可能是真的。
  表弟:“我包暖床。”
  短发女:“……成……吧。成交。”
  表弟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短发女:“不过暖床就免了,以后我的妆品和衣服费用你包一下就好了。”
  表弟不假思索点头同意,与表哥签字画押。

  直到后来,他才明白,自己这无知的小白如何被拐骗还吃了个干干净净。
  首先,妆品……原来可以贵成这样……简直生生把他的直男魂给灭了个一干二净。
  
  其次,说好的取消暖床服务的呢???
  每晚都在被窝里热情似火地掀一个小角拍拍拍身边勾引他的妖艳贱货是谁???勾引完了一翻身把冰凉的大脚双手塞到他双腿之间捂热的是哪个没良心的???
  还有,好不容易捂热了,把被子一掀压住自己就反客为主坐上来自己动的吸精狂魔是谁???最重要的是,拔屌无情翻身就睡还笑自己呼噜震天响不想想自己还磨牙的自私鬼又是谁???

  他那个傻老妈,在表哥的狐言魅惑下,居然还在傻巴巴地等抱孙子呢???
  
  草,这是该心疼老妈还是心疼自己???

(小番外)

  趁表弟去加班,姑妈摸过来问我说,我是不是她侄子,并温柔地告诉我,没事的,姑妈很喜欢你,无论你是大侄子,还是我儿媳妇,我都喜欢。

  我才搬过来两天,居然就被看穿了。但是这一看穿我是又心疼又抱歉,我说出来第一句话就是:“姑妈,我对不起您。”

  没想到姑妈摸摸我头发笑了:“傻孩子。你没什么对不起姑妈的。”

  姑妈说:“姑妈年轻的时候啊,可喜欢一表哥了,他从小就对姑妈这么好,小女生嘛,谁对你好又长得顺眼,你就容易喜欢谁,姑妈偷偷就喜欢了他,把他当成了梦中情人。”

  姑妈说:“虽然不懂事,但姑妈知道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喜欢他这件事,是万万不能的,可是姑妈就是喜欢他。”

  姑妈说:“姑妈没对家人说,姑妈也没告诉他。只是偷偷地,把这份感情,忘掉了。”

  姑妈说:“其实忘不掉,姑妈一直在想,如果不生孩子,不怕生出傻孩子,是不是姑妈就能义无反顾地去喜欢他了。”

  姑妈说:“姑妈很后悔。”

  姑妈说:“他有次酒后失言,姑妈才知道,他也很喜欢姑妈。可是那个时候,姑妈已经嫁给了姑父,你表弟已经有这么高,都会走路了。”说着比了比。

  姑妈说:“现在你们年轻人啊,有了更多的选择。你们也不用担心生不生孩子,姑妈更不在乎那些,要真想再累死累活养个小孩,姑妈领养就好。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喜欢了就在一起,没什么不对。”

  我那时其实还没那么喜欢表弟,我暂时只对他的皮相着迷。
  但我还是说:“谢谢姑妈。”

  姑妈又说:“你表弟就是个傻子,姑妈早看出来他喜欢你了,他总不知道表达,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喜欢你。”

  姑妈还说:“姑妈看出来你也不是不喜欢他,否则干嘛还答应姑妈让他和你相亲呢?年轻人,有些东西,不能放开,要抓紧。”

  我连连点头称是,心里却在问自己:我当初为什么答应来着?
  难道是因为姑妈的笑容太温暖?

  ……或者说,太像他?

  忽然回忆起小时候,总会下意识地把好吃的留下省给他,那个傻表弟总会甜甜地笑着蹭过来道谢,一张白团子脸上精致的五官,姑娘一样温暖地笑着说:“表哥,你真好。”

  
  这么说着,居然就是从小到大。

  我在门口等着他回来,进门的时候给他接了接钥匙,他又抬起那张幸运地没长残的脸,姑娘一样地微笑着说:“有你真好。”

  我笑笑,居然有些开心。
  不,应该说,非常开心。

  我忽然觉得,我或许,还真蛮喜欢这个傻表弟的。

评论

热度(2)